2020-04-03 点击:

在我们学校,有这么一个“熊孩子”小H,因为父母感情不和,对他少有关爱,所以他养成了偏激的性格,而且攻击性强,年轻的班主任对他束手无策。一天中餐时,小H与同学争吵了两句,便将滚烫的饭菜扣在了同学的脑袋上。班主任上前制止,小H竟然爬上窗台,扬言要自杀。整个教室乱成了一团,班主任拉住要轻生的小H,其他孩子都惊慌失措。

“我要辞职,请学校赶快安排人来接班,下周一我就不来了……”这位班主任将开学以来的所有压力转化成了一个决定。学校很是为难,谁去做班主任?谁敢去?最终,学校决定由我接手这个班级。

接班不到3天,小H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。小C是个好动的孩子,课间喜欢打闹,小H不知为什么猛地把他推倒在地,用脚踩他的肚子。我赶忙制止,这次小H没有选择以死相逼,而是气冲冲地瞪着我,脸上写满了不服气。

通知双方家长来校并带小C到医院检查后,我对小H批评教育了一番。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,可第二天小H变本加厉地追打小C。我的怒火喷涌而出,拉着小H进了校长室。小H说:“我爸爸讲,昨天到医院,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,可是小C的家长偏偏要小C做了很多检查,让我们白白花了几百块。我恨他,我要揍他。”“你小小年纪,怎么这么暴力?”我责问小H。接下来,小H的话让我们陷入了沉思。

“有一件事在我心里好多年了。刚上一年级的第三天,班上几个男生把我推倒在地,还打我的头。我去告诉老师,老师正在开会。回到家,爸爸玩手机,妈妈忙家务,没有人关心我。第二天老师忘了,也没有批评欺负我的同学。这件事改变了我对班级、同学的看法,我不能让他们再欺负我。”两年多了,没想到这件事情让小H如此介怀。那一刻,我做了一个决定。

我请回了小H一年级时的班主任郑老师。郑老师回忆,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。时隔两年,我们开始调查。不为追究学生的责任,只为解开小H的心结。

一周后,在学校的会议室,校长、我、郑老师,以及一年级曾经伤害了小H的几个学生,开了一个充满仪式感的交流会。孩子们低着头,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,气氛相当沉闷。十几分钟后,一个因为激动而略显颤抖的声音响起:“小H,对不起!”打破沉默的居然是小C。他涨红了脸,接着说:“其实,我记不清一年级的那件事情了,但我相信你不会冤枉我。我向你道歉,你能原谅我吗?”小H惊讶地看着小C。几天前小H还和小C发生了冲突,而且小H的行为比一年级时小C的行为还要恶劣,没想到小C却主动向自己道歉。小H还没有回过神来,身边的同学也纷纷站起来向他真诚地表示歉意。

“小H,对不起!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”“我没有想到一年级时犯的错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,我向你道歉!请你原谅我!”小H被这一声声迟到的道歉深深感动了,眼中闪动着泪花说:“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总是和大家闹矛盾,请大家也原谅我!”他深深地向老师和同学们鞠上一躬。那一瞬间,小H身上的戾气被爱消融了。

交流会结束后,我趁热打铁,约谈了小H的家长,希望家长能够在生活中多关爱孩子,多聆听孩子的心声,当孩子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,家长要主动与老师沟通,共同寻求妥善处理的办法,让小H感觉到身边的人都是关心他的。

后来,小H逐渐变得阳光、合群,成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