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6-18 点击:

在传统思维中, 班级管理是以教师管理、学生被管理为模式开展起来的。以班级座位调整为例, 每一次班主任主导下的座位调整, 学生都是怨声载道。那么, 如何跳出班主任主导下的班级管理, 进入一个学生自律的新天地呢?

问题学生“发配边疆”

曾几何时, 对于班上的“捣乱分子”, 我一般会“发配边疆”——将其座位调至教室最后一排。什么时候“改邪归正”了或下次考试进步了30分, 将重回“中原”, 否则就“老死在边疆了”。

班主任的出发点或许是善意的, 但是并未起到预期效果。学生不但没有认真反思自己的错误, 反而变本加厉, 甚至破罐子破摔。在教室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学习, 但是如果把一些“特殊”的学生安排在“特殊”的位置, 就是人为标签化, 实质是一种变相惩罚。“发配边疆”不单单是座位调整那么简单, 而是涉及如何公平合理地对待每一个学生, 安排座位不应该也不能成为班主任手中的特权。

权力下放, 自我惩戒, 形成规则意识

既然“发配边疆”伤害学生自尊, 那就权力下放, 将班主任手里的惩戒权下放到学生手中。如何惩戒?惩戒的标准是什么?我与学生在班级公约中都有约定。班级公约的创立, 犹如在教室架起遍体通红的火炉。它让学生明白:公约不能破坏, “火炉”不能触及。一旦有人火中取栗, 无一例外会被“烫伤”。碰得越狠烫得越厉害。学生触及“火炉”, 按照约定, 予以代偿。代偿措施 (见附表) 可以是课间找科任教师问问题或者背诵核心知识点, 也可以去操场上自我体罚, 也可以助人为乐等, 完成后教师 (或负责的学生干部) 签字。如果代偿单累计甚多, 自然是要家长、学生、教师三方协商处置。


创建班级自律协会, 实现班级自治

可以在班主任的指导下创建班级自律协会, 下设问题调研员、问题论证员、惩戒执行者、问题申诉员、执行监督委员等岗位……

当班级调整座位, 举办运动会、元旦联欢等活动时, 自律协会派问题调研员进行问题调研, 将班级学生的意见和个人诉求汇集;然后由问题论证员进行合理论证, 撰写实施方案, 再公投方案, 如果方案不合适, 再次调整, 直至方案通过;继而进入执行层面, 由执行监督委员会负责执行。当然, 这一切的开展需要班主任在旁指导。

学生自己扮演了“运动员”和“裁判员”的双重角色, 真正实现了学生教育机会的最优化、学生利益的最大化、班级管理的最大功效化。如此一来, 学生的规则意识得到了强化, 同时, 班主任也从繁琐的班级管理中解放出来, 班级管理自然回归到了教育的初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