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6-18 点击:

龙则灵

湖北省武汉市育才小学

“老师,卫生值日表需要调整,扫门口的那个同学要换成会扫地的,学校值日生每次一来就检查门口,那里一定要扫干净。”“老师,这是我们设计的阅读检测单,自主阅读要检查,不然没效果。”“老师,‘班级小讲师’的活动再开几轮吧,大家热情很高,我觉得不一定要讲书上的内容,好多同学想讲感兴趣的书和电影,可以吗?”……这不,课间10分钟,班委的提议把我的耳朵塞得满满当当。“班委会再议!”我只能大吼一声,才勉强从这股“洪流”里硬拨开一条缝,趁他们还没发现我嘴角的微笑,匆匆“逃走”。

“终于把他们的热情点燃啦!”一个声音在心底大喊,我不禁笑出了声。上个学期,因为班委服务热情不高,工作效果不佳,班级活动总是不温不火,班级气氛也显得较为沉闷,为此,我没少伤脑筋。经过一个假期的酝酿,开学初我就紧锣密鼓地启动班委培训工作,选拔、任命、培训、激励,每个环节都精心设计,以期唤醒班委的工作热情,提升班委的工作能力,并以班委海选为契机,以班委汇报会为阵地,提升全班同学的自治意识,增强班级凝聚力。

班委选拔——知行合一,立体选拔

陶行知先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提出了“德育注重自治”的观点。在他看来,公民理应有共同自治的能力,学校理应为学生预备种种机会,让他们养成自己管理自己的能力。我认为,选拔班干部,就是培养学生自治能力的大好机会。

开学前,我就梳理了班级存在的问题和亟待改进的方面,设立旨在解决班级问题的任务驱动组,并明确每个小组的任务和要求(详见表格),其中,轮值班长组是全班同学轮流参与,其他每个小组10人。每个同学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兴趣限报一组,保证人人都有机会参与班级管理。

在开学第一节班会课上,我考虑到班级学生大多已满10岁,便确定了“我是小主人”这一主题,鼓励学生参与班级管理,成为班级小主人。我讲解并张贴表格,让学生自选小组,约定试用期为一周,一周后根据每个同学的表现进行小组评议,选出正、副组长和班委,发放聘书。同学们都跃跃欲试。

在这个过程中,班干部不再是“他”,而变成了“我”。学生整体参与感变强了,即使最终没有成为班委,也在一周的试用期中了解了班级工作,强化了自治意识,为后期班委更好地开展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古有“三个和尚没水吃”,现有10个组员难以成事。一件事被分到10个人头上,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混乱。不过,乱不可怕,我要的就是“乱‘事’出英雄”。在一片混乱、推诿、指责中,组织能力和服务意识强的小主人就能脱颖而出。

试用期结束后,我班采取“组内互评推荐+全班举手表决+老师综合评价”的方式,选出了正、副劳动委员、纪律委员、文娱委员、学习委员、宣传委员。班干部的选拔纵有实践基础,横有同学评价,较之传统的选拔方式更加立体。

班委任命——隆重受职,定格瞬间

班委任命仪式盛大得像过节。所有班委穿着盛装,各科老师全程参与,家长代表拍照记录,在庄严的音乐和热烈的掌声中,10位班委正式就职,领取聘书,庄严宣誓,承诺认真履职、服务集体。

宣传委员图文并茂地记录下这一高光时刻,并将照片张贴在班级展台的最显眼位置。

班委培训——以评促教,两会汇报

在班干部的培养上,我坚持以评价促指导,每周组织学生召开班级两会——班委互评会和班委汇报会。学生在自评、互评中深化服务意识,教师在相机点评中指导班委如何开展工作。

每周五的大课间是我班的班委互评时间。班委们互相评价工作,共同交流经验。会议桌上,班委们不时提出遇到的问题,又常在我回答之前,探讨出可试可行的解决方案,虽不甚完美,但闪耀着智慧的光芒。

每周五的班会是专属班委的汇报时间。他们按照各自负责的工作反馈情况,指出共性问题,提出改进建议,沟通合作方式。

“大家好,我是纪律委员刘家豪,今天我代表纪律监察组汇报。这一周,大家的整体表现不错。对于4条纪律要求,大部分同学做得很好,有11位同学全做到了,让我们鼓掌表扬。大多数同学没有做到课前静息,在老师到来之前常有噪音,既影响大家的上课状态,也影响老师的上课心情。希望大家以后注意并加以改正,下周我和卢惠民(副纪律委员)会在每次课前记录大家的表现,周五张贴反馈,问题突出的同学,老师将进行约谈。建议大家一下课就把下节课的东西准备好,这样上课铃响了才能立刻静息。我今天的汇报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。”

第一次上台汇报的纪律委员语言简短却铿锵有力。按照我在班委会上指导的“先谈优点,再说问题;表扬具体到人,问题给出建议”方法,对班级纪律问题进行了梳理和汇报,俨然一个小班主任。我总觉得,未来的舞台是他们的,现在的讲台应该适时留给他们。

在指导班委两会时,我坚持“学生能说的,老师绝不说;学生说偏的,老师指导说;学生有疑的,老师详细说”的原则,放手让他们讨论发言。在这个过程中,班委的管理能力、表达能力、领导能力和主人翁意识都得以增强,为班级服务的热情也持续增长。

班委激励——趣味抽奖,别样奖励

在物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,花钱买的奖品往往难以打动人心。我指导文娱活动组的同学设计了班级抽奖箱,每周纪律表现好或学习突出的同学都有机会参与抽奖,奖品是帮助孩子实现抽取的小纸条上的心愿。

而班委有一条抽奖的“特别通道”。别人是表现好抽奖,班委是工作突出抽奖;别人抽到的是惠及自己的奖品,班委抽到的是惠及全班的奖品。每周,我依据班委互评会的投票结果和全班同学在某方面的整体表现评选3名优秀班委,他们可以抽取1~10分钟不等的时间券。只要凑满40分钟,全班同学就可以多一节活动课,这节课可以用来做游戏、看书,甚至晒太阳,只要是安全的活动,我都尽量满足他们。

班委代表全班抽奖,让他们感到光荣,同时也在同学中树立了威信。相比物质奖励,精神激励更能唤醒他们的内驱力。其实,自身的成长与历练,不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奖励吗?

通过立体选拔、隆重任命、两会培训和趣味奖励,班委的工作热情逐渐被唤醒。从“要我做”到“我要做”,班委的成长迈出了重要的一大步。如何让班委成长的步伐迈得更大、更稳,以班委自治促全班自治,仍是需要不断探索的问题。